何时了的人都在,那个给秦鱼开后门的妇人也在,论勾人,论诱惑,见过自家姑娘们登峰造极,也见过她们各显神通,却从没见过登门客人这么会勾的。hrshuwu.com

  瞧瞧这话说的,淡淡的笑,软软的调,能酥人的女人,却能吹震撼人心的山海之曲,端是绮丽非常,让人难以忘怀。

  连魏陵都失神了片刻。

  直到他看到向来对来客不假辞色疏离清妩的晚溪沙笑了。

  晚溪沙笑,一下子淡化了刚刚那疏离悠远不可接近的气质,变得活色生香旖旎非常起来,那一眸色入骨的酥魅。

  “山海之蝶舞,曲矣尽永殇?”

  晚溪沙这一句没头没脑的,但秦鱼秒懂,或者说,她就在等着这句话。

  于是笑着双手负背,手中笛子随着手指幽幽上下把玩。

  颇有玩闹的兴味。

  “可以的,不见不散。”

  第五刀翎知道,对方不仅认出了他们,甚至连自己小师妹远在东部雪见海的《山海蝶音》都知晓。

  是对方全然掌握了庞大的情报网,还是本来就盯着了?

  第五刀翎眉目冷淡,瞟过晚溪沙跟她身边那些人,只扫过两眼就确定了。

  因此扣着腰上刀柄的手指轻敲了下,也没有阻止秦鱼跟晚溪沙接触。

  不过他这小师妹也是能耐,这山海接踵似的人群爱慕者多少想接近晚溪沙的,她初来乍到,轻描淡写就跟对方说上话了,还得了允诺。

  还不见不散?

  哦,还朝他眨眨眼,像是在卖乖讨赏似的,让人看了就喜欢心疼的那种乖巧伶俐。

  第五刀翎瞧见了,“高兴了?”

  “这才刚约上呢,也不算。”

  “那你缺人分享。”

  说完,第五刀翎指了下对面河岸,“你看对面。”

  秦鱼忽有种不太妙的预感,悄然往对面看去,只看一眼,她吓坏了。

  旁人揣测秦鱼两人来历,刚刚晚溪沙听到秦鱼从容闲散一句不见不散,倒也没什么反应,只是淡笑了下,忽察觉到了什么,偏头往水榭外部河岸看去。

  河对岸,那边亦是人群汹涌,一条河岸都站满了人。

  但一如此前,她还是第一眼就留意到了对岸一群人,委实是对方太醒目了。

  男男女女皆是俊美非常,出众绝色,各有千秋。

  晚溪沙瞧了对方一眼,不知是巧合,还是其他,她的目光跟方有容对上。

  四目相对,晚溪沙略一颔首,而后离开。

  方有容垂眸,指尖把玩了一条路边凭空取摘的柳叶。

  神色微妙。

  ————————

  秦鱼跟第五刀翎很快到了对岸,众人会了面。

  秦鱼多敏感啊,瞬息就察觉到众人看自己的眼神不对劲,于是不等众人挤兑,她主动解释了下自己进何时了的目的跟自我牺牲精神,以及她费心搭上晚溪沙的良苦用心。

  等她解释完,众人倒也没说什么,也就方有容睨了她一眼,“说你什么了吗?急什么。”

  秦鱼:“我急了吗?我没急。”

  纳青忻笑了,“恕我直言,青丘姑娘,你急了。”

  伏夏等人沉默,也就是默认。

  秦鱼:“...”

  不过既然搭上了,也是好事。

  方有容没说什么,只道:“既是为了解毒之药,那就辛苦你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快穿:我只想种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召唤梦魇只为原作者沧澜止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沧澜止戈并收藏快穿:我只想种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