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知道,这种看门狗的搞定方式,一定有别于主人,而且他们通常很难搞定,因为他们只喜欢真金白银的携带者,他们来的如此匆忙,肯定没有带那些东西。bzshuwu.com难道,这些家伙也会相信鲁哈尔的空口许诺?大王子的侍卫摇着头表示想不通,想不通。总不至于是用色相吸引的吧。鲁哈尔整个人就像是一个谜题一样,当他出现在大王子侍卫面前的时候,大王子的侍卫就会变得整天陷入谜题,猜测谜题,最后成功成为谜题当中的诱饵。

  他们进去的时候。那位掌管死礼火祭的头目,被他们称之为火首的家伙,正在兴趣盎然的试穿他的新礼服!如果只是一般的衣服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但真正的事实是,那所谓的新礼服居然是用火焰制成的。也就是说,现在,他在试穿充满着熊熊燃烧的火焰的一件不可思议的华服。一开始,大王子的侍卫很怀疑,那些是不是真的火焰,或许是冷火焰根本没有温度,只是看着火苗旺盛而已。当那得意洋洋的火首一边试穿衣服,一边自娱自乐取出,一块羊腿在自己的衣服上烤的滋滋冒油送入嘴巴里的时候,再没有什么理由可以让大王子的侍卫认定,这是普普通通骗人的冷火焰了。而且,马上他们就因为成为这不断燃烧的焰衣的观光客人而变得汗流浃背,鲁哈尔确定这一切之后立刻入戏的感叹,“这是神仙才能做到的事情!”为了让这家伙把目光看过来,鲁哈尔给了他神仙这个最高赞誉。他说谎的时候连眼睛都不眨!声音更是理直气壮!尾音处哆嗦两下,表示他心口合一!

  “我的不知何来的客人,你说的不错!我们是拥有神力的异类!但是,我们从来都没有想过要独享我们自己的力量,我们要把它带给永远伟大的部落!”那个已经把火焰劈挂在身的高大身影语气愉快地回答着。踩着凳子在他面前把他火焰衣服中间的纽扣一个接一个的扣起来的侍者原本穿着厚厚的衣服也几乎快要化成灰烬,完全飘飞不见了。所以在一边准备,同样穿上了厚重衣服的侍者,马上来顶替上一个继续为他们的火首穿衣服。那些火焰在随着他们不断挥动的衣襟,和那个高大声音本身的动作来回摇曳摆动。它们深藏贪婪的舌头,不断地舔舐着离他们足够近的东西,空气中充满了它们的味道。但是它们看起来还是不满足。把他们的舌头伸得更长。

  这些自我赞美,比大王子的唯我独尊还要高傲的更加彻底。大王子的侍卫心有不屑,可是处在这种情境之中,还真的不敢把不屑表达出来,只能低眉顺眼,当自己是个凳子。没听到,没听到!

  “火首!”一个脸上有三角形刀疤的人站出来向他的主子行礼,然后,用目光快速滑过鲁哈尔他们一眼,仿佛已经在那一瞬之间找到了他们身上的某个漏洞,“陌生人身上有着磅礴邪气,我们还是按照可汗的指令闭门修炼吧!他们之间的事,我们还是不要理睬的好!司礼大人也是这么吩咐的!”

  火首的声音大而洪亮,红绿交替的火焰在他嘴巴附近吞吐然后又从他的耳朵冒出来,因为那些火焰的原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金枝夙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召唤梦魇只为原作者籽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籽日并收藏金枝夙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