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莱恩当然不可能一开始就提“读心者”配方的事情,但他也没有掩饰自己另怀想法,毕竟对面是位“观众”,不那么容易唬弄。

  “胡德.欧根最近有表现异常的地方吗?”他先问起了将达斯特.古德里安发展为心理炼金会成员的那位疯人院“病患”。

  达斯特审视着克莱恩的眼神、表情和动作,想了下道:

  “没有,他和以往一样。坦白地讲,我认为他如果想离开疯人院,可以立刻表现得很健康很正常,但他并没有这样做,他依然待在里面,似乎想尝试着医治好每一位病人,嗯,那些或混乱或狂暴或思维异常的家伙们有得到一点好转,也许,也许胡德.欧根在用这种方式锻炼他的非凡能力。”

  “观众”对应的序列7“心理医生”?也许更高……从胡德.欧根不是担任疯人院医生,而是化身病患潜入,说明他并没有真切掌握“扮演法”,应该就像达斯特猜测的那样,他在锻炼自身的非凡能力,而这种锻炼接近“扮演法”,在某种程度上能够缓解魔药的负面影响,于是胡德.欧根就干脆以疯人院为家了……克莱恩坦然展现着自己对胡德.欧根之事有深入的思考。

  因为这会让达斯特.古德里安觉得他知道很多,了解很多,高深莫测。

  想到这里,克莱恩也推断出了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心理炼金会并未掌握“扮演法”,毕竟一位至少序列7的强力成员都不清楚——这非凡者稀少的时代里,不管在哪个隐秘组织,序列7都至少算得上中层,足以知道某些重要的事情,尤其是能有效帮助成员对抗失控的那种。

  也是,心理炼金会是最近两三百年,甚至更迟才成立的隐秘组织,没掌握或者说没总结出“扮演法”很正常,目前唯一明确提出这种办法的只有密修会,而这是历史超过一千五百年,能追溯到上个纪元的古老组织!

  咦,女神教会可比密修会还古老啊,光是《夜之启示录》“圣者书信”部分明确记载的历史都快三千年了,这还没算上前面的神话传说……这样一个教会为什么没能发现“扮演法”?

  这么漫长的历史里,这么庞大的组织中,总会有想法独特的成员无意识或抱着试验心态地尝试各种可能,就像“通灵者”戴莉那样,他们也许没能明确地提出扮演法,但已是从魔药的名称出发,触及了正确的道路,并通过良好的反馈渐渐摸索出了一些东西,如此一代代累积,一个个例子堆放,除非高层都是一群卷毛狒狒,否则不可能总结不出“扮演法”!

  克莱恩思绪发散地做出联想,整个人突地悚然一惊。

  在不懂得“扮演法”的其他值夜者眼里,类似“通灵者”戴莉的人都是天才,是一般成员无法仿效的存在,所以不会有人去怀疑戴莉他们的经验为什么难以移植到自身。

  可是,于掌握了“扮演法”的人心中,这就非常古怪了!

  克莱恩相信黑夜女神教会的漫长历史里,“通灵者”戴莉绝对不是第一个用类似扮演的方法快速消化掉低序列魔药的成员,她甚至可能排不进前十,前五十!

  “这从概率上讲不通啊……除非戴莉不是自己领悟的‘扮演法’,有着别人的指点,那就可以说明黑夜女神教会总结不出‘扮演法’是因为旧有路径的缘故,所有的成员都遵循着过往的意志,相信着前辈们的经验,不敢有丝毫叛逆,毕竟一叛逆就往往意味着失控……嗯,除了这个解释,还有另外的可能,教会高层因为某些问题隐瞒了‘扮演法’……”

  “我得翻下对应的资料,找一找属于女神教会的非凡者快速消化掉魔药的事例,以及弄清楚他们后来的结局……”克莱恩凝重地思考着。

  达斯特看着他的脸色,等待了一两分钟,疑惑问道:

  “警官,胡德.欧根的表现有问题吗?”

  “暂时没有,我只是联想到了别的事情。”克莱恩微笑回答,将疑虑先抛到了一边。

  他转而问道:

  “心理炼金会最近有什么行动吗?”

  “没有,除了一次交换物品和经验的阿霍瓦郡小聚会。”达斯特未做隐瞒地回答。

  克莱恩轻轻点头道:

  “那你本身的情况怎么样了?”

  达斯特控制着自身的表情道:

  “不是太好,依然经常听见一些呓语,出现一些幻觉,如果我不是精神科的医生,我甚至会认为我出现了类似方面的疾病。”

  说着说着,他的脸色多了几分沉重:“我按照胡德.欧根和你的叮嘱,不去在意那些幻觉和呓语,这让我舒服了许多,但它们还是影响了我的睡眠,让我变得暴躁,变得易怒,变得不像是自己,就仿佛体内在成长出一个全新的我,或者可以描述为新的人格,对此,我很担忧,也很害怕,或许有一天,我会突然失控。”

  和我预料的一样,甚至不需要占卜就能预料到……克莱恩早有准备地笑笑道:

  “你不需要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诡秘之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召唤梦魇只为原作者爱潜水的乌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潜水的乌贼并收藏诡秘之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