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起那细长的血液晶体,闻着淡淡的硫磺味道,克莱恩隐约感受到了深蕴其中的腐蚀力量。

  “传说深渊是最具污染性的地方,哪怕天使,都会在那里堕落失控,看守深渊的人最终会被深渊同化……‘告死号’表现出来的特性,倒是挺吻合这点的,嗯,‘欲望使徒’的深化?”克莱恩任由思绪发散开来。

  很快,他注意到了一个细节,那就是吉尔希艾斯宣誓效忠的是“告死号”,而非“不死之王”阿加里图!

  “这是否表示,真正的‘不死之王’其实是‘告死号’,阿加里图只是它的代言人,或者说污染对象的管理者?呵,传闻阿加里图不是半神,没到序列4,全靠‘告死号’才能成为四王之一,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他实际的状况可能比我预料得还惨,根本没有自主权……

  “当然,也不排除他是序列4,与‘告死号’是合作关系的可能,‘魔鬼’嘛,总是狡诈,喜欢误导别人……”

  克莱恩沉吟了几秒,又一次尝试起占卜,看能否获得那细长血液晶体用处的启示。

  他并不担心这会惹来大麻烦,或者说,他已经准备好迎接大麻烦,哪怕因此连通了“深渊”里那位恶魔王,也顶多相当于来一次“真实造物主”、“永恒烈阳”式的反噬,克莱恩自问灰雾还是能挡住和压制的。

  这是第一次,不会被锁定位置,问题不大……而且刚才也占卜过来历,并没有什么危险,所以,“告死号”肯定不是序列0位阶的恶魔……咦,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吗?如果它真是序列0位阶的恶魔,或者天使之王阿蒙那个层次的封印物,根本不需要回避我和“神秘女王”、“星之上将”、安德森的联手……克莱恩忽然发现刚才是自己吓自己,遂认真地开始了“梦境占卜”。

  灰蒙蒙的世界里,他看见了一片弥漫着粘稠黑雾的天地。

  由深色的巨大肉疙瘩组成的怪物蠕动着靠近,腔体内迸发出了愤怒的嘶吼声:

  “呓语者!”

  画面一转,出现了一座式样古老,泼洒着鲜血的祭台,上面铭刻着一个又一个满是污秽感的单词和符号,仿佛在呼喊着什么。

  灰蒙蒙的世界随之破裂,克莱恩缓慢睁开了眼睛,坐直了身体。

  他手指轻敲斑驳长桌边缘,无声自语道:

  “‘呓语者’是指‘告死号’变成封印物前,是一位来自深渊的‘呓语者’,还是说,它是深色肉疙瘩组成的巨大怪物,被‘呓语者’杀死,成为了封印物?

  “呵呵,不管怎么样,最终肯定有一条船参与,否则不会固化成现在这个样子。

  “嗯……从那让人接近失控的大笑声看,‘告死号’对应‘呓语者’的可能较大,可以初步判断,它不是‘0’级的封印物,否则‘不死之王’就该是四王之首了……大概序列3?而且阿加里图和它的搭配明显不理想,发挥程度不是太高,顶多序列4的样子……

  “那个有污秽和呼喊意味的祭台象征这血液晶体可以用来召唤高位恶魔?比如,一位‘呓语者’?”

  根本不懂得怎么召唤高位恶魔,也没这个打算的克莱恩随手就将细长的血液晶体连同“光之祭司”留下的发亮晶石——非凡特性丢进了杂物堆里,并非常敷衍地为前者命了个名:

  “呓语者”的气息!

  做完这件事情,克莱恩谨慎地又尝试起另一项占卜,那就是确认自己今晚是否会有危险,来自“不死之王”阿加里图的危险。

  其实,他对占卜的答案已经有一定的预料,那就是“不死之王”阿加里图不会上岛!

  这一是因为托斯卡特有位隐藏的半神,普通非凡者不清楚,“四王”却多半有一定的了解,而阿加里图几乎不会和别的半神发生正面冲突,强行进入对方“领地”不是他的风格。

  二是基于克莱恩之前的猜测可以得出一个结论:阿加里图根本不敢离开“告死号”,而“告死号”没法开上岸来!

  果然,克莱恩获得了今晚非常安全的启示。

  这就意味着他不需要变化样子,搬去别的旅馆。

  …………

  第二天上午9点多,克莱恩刚走到一楼餐厅,找了个位置坐下,就看见安德森.胡德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一屁股焊在了对面。

  这位最强猎人边用手指梳理金色的短发,让它再次变成三七开,边望着格尔曼.斯帕罗,啧啧笑道:

  “厉害啊,一对三的情况下,还能猎杀吉尔希艾斯!

  “你拖着恶魔尸体下楼的样子,已经传遍整个托斯卡特港了。

  “嘿,据说,所有背着赏金的海盗都决定远离你的视线,不出现在你5公里范围内!”

  自从认识弗兰克.李后就几乎戒掉牛奶的克莱恩抬手点了杯咖啡,加一条白面包、两片吐司、一根烤猪肉肠和一碟黄油,然后非常平淡地回应道:

  “你的情报能力不错。”

  安德森笑了一声道:

&em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诡秘之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召唤梦魇只为原作者爱潜水的乌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潜水的乌贼并收藏诡秘之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