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尼兹吓了一跳,脱口而出道:

  “不好意思了,打扰了……”

  他话音未落,已是伸掌拉住把手,将房门向自己所在的位置拖动。https://

  砰!

  木门在他眼前合拢,发出回荡于走廊的声音。

  直到这个时候,达尼兹才终于反应过来:

  “我刚才在做什么?

  “安德森在做什么?”

  他条件反射般拿掉了那个黑色拳套,皱眉苦想了一阵,最终决定就这样返回自己的房间,收拾行李,预备离开,

  至于安德森究竟想做什么,他虽然好奇,但总觉得这事有点不对,打算不去掺和,免得掉入陷阱。

  船长说过,对未知要保持敬畏,所以,我得离远一点……达尼兹刚要转过身体,突然听到了锁芯被扭动的声音,看见那扇木门向后敞开。

  衬衫下摆未系纽扣的安德森拿着那漆黑无关的短刃走了出来,表情略有点复杂地望向达尼兹:

  “你不试图阻止我的行为吗?”

  达尼兹敏锐嗅到了嘲讽的机会,顿时嘿嘿笑道:

  “这是你的自由。

  “如果你没有立遗嘱,那我就发财了!”

  安德森抬手揉了揉脸颊:

  “你不好奇我究竟遭遇了什么事情吗?”

  达尼兹狐疑地看了他两眼:

  “总觉得你有阴谋。”

  安德森哈哈一笑道:

  “是这样的,我之前被人抓了起来,放入了浸泡有多种材料的奇特血浆里,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侵蚀,它们在我体内结成了一个奇怪的‘蚕茧’,这会对‘猎人’途径的高序列强者产生一定的吸引力。”

  说话间,他指了指自己的小腹。

  达尼兹听得一愣一愣:

  “这样的事情我真没听说过。

  “如果你换一个性别,也许我会以为你怀孕了……”

  他顿了一下道:

  “之前复活广场那个奇怪家伙,就是被你肚子里那个婴儿,不,‘蚕茧’,引来的?”

  见安德森点头表示肯定,达尼兹比划了下双手:

  “你刚才是想自己剖开腹部,把那个‘蚕茧’拿出来?”

  安德森诚恳回答:

  “对,我担心会影响我的身体,或者再吸引来半神,打算抓紧时间解决掉这个隐患。”

  达尼兹想了想,疑惑问道:

  “那你为什么又不尝试了呢?

  “忘记立遗嘱,想让我做个见证?”

  安德森脸颊肌肉抽动了一下,呵呵笑道:

  “不错,你的挑衅者魔药应该已经彻底消化了。”

  他转而叹了口气道:

  “经过仔细的分析,我认为应该是没办法直接拿出来的,要不然,他们当时就不用把我浸泡到血浆里,让材料一点点侵蚀了,完全可以剖开我的腹部,将‘蚕茧’放入,再缝合起来。”

  不等达尼兹回应,他边思索边说道:

  “你不是有格尔曼斯帕罗的联系方式吗?他经历的事情多,掌握的知识也多,我想向他请教有什么解决类似问题的办法。”

  最近这几个月里,达尼兹非常害怕的一件事情就是被人说自己与格尔曼斯帕罗有关,下意识就反驳道:

  “没有!自从他离开‘黄金梦想号’,我就再也没见过他!”

  安德森嘴角一点点勾起道:

  “之前你给格尔曼斯帕罗写信的时候,我就在他旁边,见到了他的信使。”

  达尼兹的表情顿时凝固在了脸上,隔了几秒才强行笑道:

  “那你为什么不直接召唤他的信使?”

  安德森又一次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喉咙,呵呵笑道:

  “我不知道召唤他信使的仪式。”

  达尼兹还是觉得安德森有阴谋,不愿意让对方确认自己和格尔曼斯帕罗频繁在联系,转而建议道:

  “其实吧,这种事情,你完全可以找我们船长帮忙,她知识渊博,擅于钻研,掌握多种秘术,并且还能请知会与智慧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诡秘之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召唤梦魇只为原作者爱潜水的乌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潜水的乌贼并收藏诡秘之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