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边无际的灰雾沸腾了起来,古老雄伟的宫殿到处都在燃烧。https://

  那炽烈的火焰凝聚成团,竟仿佛于这片神秘的空间内升起了一轮明亮灿白的太阳。

  呜的飓风吹翻了斑驳长桌,吹断了粗大石柱,让半个宫殿轰然垮塌了下来。

  坐在“愚者”位置的克莱恩脑袋先是沸腾,继而炸出不少孔洞,断裂面爬出了一条又一条焦黑的蠕虫。

  他并没有死去,甚至非常平静地伸出右掌,轻敲了下高背椅的扶手。

  灰雾之上这片神秘空间随之出现了明显的震荡,力量一层又一层涌出,抚平了飓风,熄灭了火焰,让那炽白的太阳一寸又一寸快速消散。

  粗大的石柱重新屹立,斑驳的长桌回归了原样,恢弘神圣的宫殿似乎从未倒塌和破损。

  克莱恩的头部瞬间复原,钻出的条条蠕虫褪去焦黑,重归透明,又爬了回去。

  “确实比‘空想之龙’安格尔威德强大……”克莱恩低沉自语之余,表情难以遏制地扭曲了起来,忍不住抬手揉了揉额头,“痛……这疼痛感也明显更强了……”

  低语的同时,他轻敲了下斑驳长桌的边缘,让灰雾之上的神秘空间又一次开始震荡。

  震荡之中,宫殿地面突然浮现出一道漆黑浓郁的阴影。

  这阴影扭曲着,挣扎着,最终还是被灰雾的力量清扫一空,毫无残留。

  又过了好几十秒,克莱恩才真正缓和下来,回想刚才看见的画面

  “那位应该就是远古太阳神,白银城造物主,阿蒙和亚当的爹……

  “从祂佩戴的十字架饰品和那句‘要有光’看,祂真的大概率是第一任穿越者,也许为欧美人士,很可能还有教会背景……

  “祂用的是一种能调动自然力量的语言,和巨人语类似,但又不同,且不属于精灵语、巨龙语、古赫密斯语……嗯,它和北大陆的古弗萨克语、南大陆的都坦语都有相似之处,以至于我虽然没掌握这门语言,却勉强听得懂祂在说什么……这是祂在那奇异的灰白建筑内掌握的语言?

  “祂穿越到那里,继承了丰厚的遗产?

  “第二幕场景是祂遭受背叛,被纯白、智慧、风三大天使之王分食前的画面?

  “对一位自称造物主的神灵来说,那实质般的痛苦和扭曲大概只有这种状态下才会出现……

  “嗯,祂陨落前滴下的神血与银色十字架融合,改变了后者的形态,让它成为层次不低的封印物。

  “这么看来,这‘无暗十字’要么被纯白、智慧、风三大天使之王的某一位拿到,要么落入了阿蒙或亚当之手,对祂们来说,这是父亲的重要遗物。

  “前面那种可能不是太高,这十字架的正面和负面效果都非常有用,且来历是必须掩盖的秘密,没谁会送给奥古斯都家族……这么看来,真是亚当安排的?

  “祂把‘无暗十字’自然合理地给予‘魔术师’或‘审判’小姐是为了什么?

  “祂已通过一定的观察,发现那两位小姐信奉‘愚者’?

  “这十字架是给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愚者’?

  “祂想知道祂同样不属于那个时代的父亲来自哪里?可问题在于,祂打算怎么提出问题,怎么收获解答?

  “那位白银城造物主的位格真的很高,竟然隔着漫长的历史,察觉到了我的‘窥探’,将目光投向了灰雾之上,投向了这片神秘空间,而且造成的影响除了明面上的破坏,还有暗地里的侵蚀,产生了奇特的阴影,它差点就潜伏了下来……

  “这是不是意味着,掌握了多个领域的权柄后,神灵的位格也会有一个质变?

  “这位低语的那句‘诡秘’又是什么意思?是指我,还是指这片神秘空间原本的主人?”

  一个个疑问在克莱恩脑海内闪过,让他有了不少猜测,却难以得到最终的答案。

  基于对亚当的恐惧,他觉得这“无暗十字”的结局还是被白银城神级封印物粉碎,重组为纯净的非凡特性比较好。

  收敛住思绪,将疑问压回心头,克莱恩具现出新的纸笔,书写下了刚才直视白银城造物主收获的知识

  “序列4无暗者。

  “主材料‘太阳’神血一滴,或者成年太阳神鸟的三根尾羽加神圣光辉石一块。

  “辅助材料太阳神鸟的血液60毫升,神圣光辉石伴生液30毫升,变异金手柑汁液7滴,岩浆之心粉末10克。

  “仪式将最强烈最不愿意舍弃的情感剥离出来,然后服食魔药,并在过程中回输这些情感。”

  “序列3正义导师……”

  “序列4黑骑士……”

  “序列3三首圣堂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诡秘之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召唤梦魇只为原作者爱潜水的乌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潜水的乌贼并收藏诡秘之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