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莱恩凝视着面前的羊皮纸,许久没有动作。hnshuwu.com

  隔了好一阵,他手掌轻拍了下斑驳长桌的边缘,让具现出来的所有物品全部消失。

  招来金壳怀表,按开看了一眼,克莱恩“捏”了条信息给小“太阳”,让他准备参加塔罗聚会。

  大约一千次心跳后,一道道深红的光芒腾起于青铜长桌两侧,在不同的高背椅上凝聚为不同的人影。

  没有一点间隔,所有塔罗会成员的目光齐刷刷地投向了端坐于最上方,笼罩着灰白雾气的身影。

  见“愚者”先生并没有戴上单片眼镜,“星星”伦纳德在心里长长地舒了口气,然后转过身体,望向斑驳长桌最下方,确认“世界”克莱恩.莫雷蒂的情况。

  和他类似,“隐者”嘉德丽雅、“正义”奥黛丽、“魔术师”佛尔思在看见“愚者”先生后,都本能地将注意力放到了“世界”格尔曼.斯帕罗那里。

  她们一个是知道“世界”陷入了危险处境,只能寻求“愚者”先生的庇佑,一个是两天未得到反馈,怀疑格尔曼.斯帕罗真的卷入乔治三世之事,且出了一定的状况,一个是清楚乔治三世之事蕴藏着很大风险,有点担心“世界”先生遭受严重的创伤。

  见“世界”格尔曼.斯帕罗完好无损,没什么异常,“正义”奥黛丽收回目光,虚提裙摆,向着青铜长桌最上首行了一礼:

  “下午好,‘愚者’先生~”

  在整个世界的局势更加混乱后,塔罗会还能保持住原本的样子,让她感觉到了一些慰藉,心情都好了不少。

  等到塔罗会成员跟随“正义”小姐行礼完毕,“愚者”克莱恩轻轻颔首,示意大家坐下。

  然后,他缓慢地环顾了一圈,轻笑着说道:

  “你们对这次塔罗会是否照常进行很关心啊。”

  听到这句话,“倒吊人”阿尔杰心跳陡地加快,耳畔仿佛直接响起了噗通噗通的声音。

  他毫无疑问地相信,“愚者”先生暗指的是自己,在做一次较为轻柔的敲打。

  也就是说,给了他一个悔过的机会。

  阿尔杰低下脑袋,让自己嗓音轻微有些颤抖地开口道:

  “是我们不够虔诚,想得太多。”

  呃……为什么“倒吊人”先生要代替我认错……指使“审判”休向“愚者”先生询问塔罗会是否如期召集的“魔术师”佛尔思愣了一下,放弃思考,跟着转向青铜长桌最上首,埋低脑袋,重复说道:

  “是我们不够虔诚,想得太多。”

  原来这几天向“愚者”先生祈祷的不只是我一个人……“倒吊人”先生说自己想得太多,是因为这次塔罗会有可能取消,让他产生了一些不必要的猜测?可佛尔思应该想不到这一点呀……“正义”奥黛丽望了望对面,又看了看身边,心中有所恍然。

  “愚者”克莱恩点了点头,再次环顾了一圈道:

  “这样的关心还算正常。”

  他旋即笑叹了口气:

  “我这段时间利用‘世界’的身体,在神弃之地和阿蒙玩了一场游戏,还好,没有错过这次塔罗会。”

  他说的每一句都是真话,但别人从中解读出的信息和实际情况肯定会相差很远很远。

  而这样一来,即使阿蒙将“世界”格尔曼.斯帕罗等于“愚者”的消息放出去,塔罗会成员们也只会在心里嗤笑阿蒙又想进行欺诈,那段时间“世界”等于“愚者”不表示“世界”一直等于“愚者”,部分的真相其实也相当于谎言。

  和阿蒙玩了一场游戏……老头猜得真准啊,“愚者”先生是故意利用克莱恩钓来“渎神者”阿蒙的……从现在的情况看,祂得到了较为满意的结果,让阿蒙狠狠吃了一个亏……早就有所猜测的“星星”伦纳德只觉这完全符合自己的预期,对“愚者”先生的话语没一点怀疑。

  “愚者”先生一刻钟没回复,是因为刚好处在和阿蒙争斗的关键时刻?祂已经恢复到了这种程度?“正义”奥黛丽听得又惊又喜,莫名产生了强烈的荣誉感。

  “倒吊人”阿尔杰同样从“愚者”先生的话语里品出了对方进一步复苏,竟能在与一位天使之王的直接对抗里占据优势的潜藏意思。

  这让他愈发懊恼自己为什么要产生怀疑,要进行试探。

  “愚者”先生提前暗示塔罗会有可能取消,是因为祂早就预知到了接下来会与阿蒙发生冲突?甚至,甚至这就是祂主动挑起的,给阿蒙挖了一个陷阱?阿尔杰瞬间联想到了很多,觉得自己那点小心思在这种高位存在面前根本没法隐藏。

  他又一次告诫自己:以后不能再做类似的事情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诡秘之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召唤梦魇只为原作者爱潜水的乌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潜水的乌贼并收藏诡秘之主最新章节